【淫乱琴房】(01-02)【作者:yayashenger(武莲妓刁)   校园小说 
字数:3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淫乱琴房-1

>大家好我是妓刁,这是小弟第一次发文,伤眼请多包涵,欢迎批评指教。>小弟是工学院跳槽去音乐学院,理论上是没什么文彩啦哈哈。
>不过音乐系琴房还真是个办事的好地方,隔音好音响好,还有大钢琴可以玩火车便当(误
>难怪系馆要规定不能把琴房门上的玻璃窗挡起来,不过似乎也没有人理他就是了。
              本文以下——

  我的名字叫轩,大家都直接叫我轩仔,是个是个艺术学院民乐系的大一新鲜人,我们学校位在一座郊山上的半山腰上,好山好水好无聊正适合艺术创作。
  我校的校训为跳脱框架,因此相对要做许多创作的跳脱常理、伦理、道理的创作,因此时常被外人认为这山头住着一群疯子;

  但相对那些自己进行创作的傢伙们,我们则是常常需要呈现别人的创作而在学院里比较趋於保守派,我以为我们系都是些食古不化的土包,但没想到其实学姊们一个比一个还要骚。

  大约是开学两个礼拜的事,琴房管理委员会公告每班选出两问轮班日间琴管员以及夜间琴管工读生,即日排定琴管员给大家签琴房练琴,即日起系上全体不得在走廊以及储藏室练琴。

  大家无不欢呼,每次在走廊上练琴总是要被楼上音乐系的傢伙赶,如今终於有个像样的地方了;刚好我的直属学长伸二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坏笑对我说道:「明天多吃一点蚬精吧,有学姊找你『练琴』小心不要乾掉喔,你是吹笙的,舌上功夫应很了得吧,好好表现!」

  刚来到系上什么都不懂,我一脸懵样就回到了宿舍隔天早上,明明昨晚没印象做了什么绮梦却画了整条内裤的白色印记,彷彿正说明了这琴房里到底在练什么琴。

  今天是我的主修课,我从国中开始就是个吹笙的,我们专科生经常这样同一批学生这样上来,尽管不见得完全同校但或多或少是从以前就认识的。

  上课时我老师派了一项差事,叫我去协演柔姊的双笙二重奏,在我们系上有个习惯会直接在学长姊的名字后面叫哥或姊,或是直接叫姊姊,就好像家人一样。
  而这位柔姊大我两岁是和我同个师承上来的,在来到这所学校换了主修老师,自然就被这样内订。柔姊在高中时候就是他们班的班花,尽管如此长相清纯的她却没有接受任何一位肖想天鹅屁的癞蛤蟆的奉承,然而到我上大学我们已经有两年没见。

  上完主修课我习惯直接接着练琴,而柔姊是接在我后面上课,正在我练得正顺手时忽然有人敲了我琴房,开门一看原来是刚下课的柔姊。

  「哟~你在练琴吗」

  「是啊柔姊,老师派我协演你的二重奏,给一年级这么大担子真不怕砸招牌」
  「安心,人是我点的,毕竟大家同一个老师,你的程度到哪里我知道」
  「你可以陪我合合看吗,我真的怕会砸了演出,想早点开始」

  「当然可以啊,我现在很闲」

  就在姊姊关上门之际,我似乎瞄到他的眼角闪过一抹淫笑。

             ********

  「想不到其实这首曲子只是吃的点力度,其实还蛮简单的」

  「看吧我就说你可以」

  「欸话说昨天伸二叫我要多喝蚬精是为什么啊」

  「因为你会被我榨乾啊」

  「什么你……」

  「就当作是给你的一个小奖励,才第一天试谱就可以和我搭起来」

  正当我还来不及阻止柔姊,他已经把身上脱到只剩一件很骚的情趣内裤「你知道我们吹笙的,气息要从哪边出来吗」

  「当然是丹田啊,不过这和你把我榨乾有什么关系吗」

  「呐你知道我们所谓的丹田用力,其实真正用力的肌肉在哪吗」

  「不是横膈膜吗……」

  「不,是这里」

  柔姊指着自己被内裤盖着,从空隙中隐约可以看到光滑无毛的耻丘「我们女生的话大约是在阴道肌以及子宫,而你们男生的话就是……储精囊以及摄护腺」
  「……」

  「经过吹笙这样锻炼,在小穴里面射精一定强而有力,把我操的爽翻天」
  在我还在一边压抑着小老弟一边试着理解其中的原理时,柔姊那没有任何遮掩的情趣内裤下面似乎可以看到有湿气窜出,此时我再也压抑不住我的小老弟变成百尺巨箫了

              淫乱琴房-2

>里面的脚色原型全是系上的学长姊弟妹
>二重奏现阶段还没组起来,不过之后也许可以来个伴奏乐团在大教室ㄟ嘿嘿。>伤眼请多包涵,欢迎批评指教。

              本文以下——

  「你知道我们吹笙的,气息要从哪边出来吗」

  「当然是丹田啊,不过这和你把我榨乾有什么关系吗」

  「呐你知道我们所谓的丹田用力,其实真正用力的肌肉在哪吗」

  「不是横膈膜吗……」

  「不,是这里」

  柔姊指着自己被内裤盖着,从空隙中隐约可以看到光滑无毛的耻丘「我们女生的话大约是在阴道肌以及子宫,而你们男生的话就是……储精囊以及摄护腺」
  「……」

  「经过吹笙这样锻炼,在小穴里面射精一定强而有力,把我操的爽翻天」
  在我还在一边压抑着小老弟一边试着理解其中的原理时,柔姊看了一下我股间的帐篷,并把脚踩了上来

  「唷~ 才说要给你点甜头,你这不乖的小淫屌」(舔嘴唇)

  「等等……下一个时段的琴房还没有签,会有人进来的」

  「没关系我已经帮你签好了,而且连钥匙都借过来了」

  柔姊把门锁上

  「这样就不会有像保罗那样子的死白目乱开别人琴房吵别人『练琴』啦」
  保罗是大三的学长,有着无法忽视存在感的大块头,是伸二上面的直属,坏习惯是时常在别

  人练琴时找人聊天

  「让我们来练个『基本功』吧~ 」

  「基本功?……呀!!」

  说是迟那是快柔姊解开了我的帐篷,弹出来的是胀红的吹嘴与柱头,柔姊抚弄了两下直接大口的含进去

  「啊……」

  *** 咕啾……咻噜噜……呼滋……滋啾滋……咕噜噜……噗哈*** 「怎样,
学姊的基本功吐音还算紮实吧!接着来练花舌」

  「哈啊……厉……厉害……呜」

  *** 咕啾……嘟噜噜噜噜……斯噜噜……啾噜……咻噜噜……*** 「咕哈…
…大学生就该练练吸的花舌!哈哈哈」

  「哈啊……哈……花……吸的什么的……这不科学……呜啊」

  *** 斯飕……斯咕飕……斯咕飕噜噜……撒咕……飕咕噜……*** 「这可是
山东笙派的高级技巧哟,想不到你定力这么好这样都还没炸掉,这样都还挨得住让我越来越期待,让你见识学姊的呼舌?」

  *** 噗咕噜……斯飕斯飕……咻噜咻噜噜……咕咻咕咻……*** 「哈啊啊…
…姊姊……哈……柔……姊……啊……呜。我外……哈啊……不……啊啊啊啊」
  「……哇……唔嗯拗耶……喉……以……呜嗯嗯嗯」(来吧……全射到姊喉咙……里……)

  我抓住柔姊的头,用力地向她的喉咙,迸出沉积已久的白浊

  「咕噜……咕噜……哇……味道这么浓……你是多久没自己来了……」
  「其实我从考大学准备期就戒了,听说会导致中气不足就不敢了」

  「真亏你是个大学……生……呜啊啊……你要做什么……喂喂这样钢琴会坏掉啦」

  「不会啊!柔姊明明很轻的」

               **匡噹**

  「刚刚都是你,这次让你见识看看我学了什么」

  我把柔姊抱起来坐在琴房里的钢琴盖上,并把他那若有似无的蕾丝情趣内裤扯掉,把头埋进柔姊的双腿之间……

               未完待续

>我觉得我彻底歪掉了吹笙的「妓」巧....老师不要打我
>还歪得不够,下回连手指头技巧也一起歪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